IT中国资讯网,关注行业动态,分享最新科技资讯!
IT中国资讯网
IT中国资讯网  >  商业  >  七只考拉确认关闭无人货架业务

七只考拉确认关闭无人货架业务

七只考拉

 “昨日,七只考拉被爆全北京的货架冷柜均被撤掉。铅笔道获得消息,前来撤柜的并非七只考拉BD人员,而是其外包车队。该男子开始三下五除二地拆货架、搬走冷柜,留下即将过期的咖啡,并表示“公司关了不做了,90%都裁了”。

“七只考拉”曾也是无人货架行业中的明星玩家。它成立于2017年2月,两位创始人文朝辉、单长江均来自回家吃饭,天使轮投资方为经纬创投,去年9月宣布完后才能5000万元A轮融资,由执一资本领投,经纬创投跟投。这也是其对外公布的最后一轮融资,此后便是裁员、撤架的消息四起。

半个月前,果小美也被负面消息缠身。被传融资遭搁浅,工资发不出,点位被收编……阴霾笼罩着无人货架。一个无人货架项目被贱卖,一个无人货架上链了。融资的脚步就此停歇,大部分项目融资时间停留在今年1月以前。曾经重仓押注,如今却不再理睬,资本态度说变就变。

或许,无人货架就此画上了不圆满的句号。先行者用资金和时间证明了模式天然存在缺陷,但创投圈的故事还在继续。未来,类似的故事会再次上演么?

注: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,论据难免偏颇,不存在刻意误导。

“不做了”

昨日,七只考拉撤掉了位于铅笔道办公室的货架和冷柜,据了解,其货架业务就此关闭。

下午1:40,苏州街长远天地大厦A2座1809室,这是这支40多人团队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,近半小伙伴在悄咪咪午睡。1位青年男子的到来,将他们从小憩中拉回来。

这位声称来自七只考拉的工作人员,并不像往常一样旁若无人地补货,而是来撤架的。“门口的架子、冰柜要搬走了,大家的私人物品都收一下。”在HR一阵催促后,男子开始三下五除二地拆货架、搬冷柜,冰柜、货架上的商品仅有不到三分之一。男子边收拾里面的商品,边询问前来围观的铅笔道同事,“这个你们拿去喝吧”“面包要不要”… …

两瓶即将过期的星巴克咖啡依然散落在地上,有位铅笔道工作人员表示,“被撤架子没有什么影响,因为之前的商品好多要过期了,很少在这儿买东西。主要影响是公司没冰柜用了有点不方便。”

撤柜男子急着赶往下一个地点,有些不耐烦地回答铅笔道记者:“去年就开始撤了,全北京的都撤了,就剩中关村这几家了。公司关了不做了,90%都裁了。”当铅笔道记者想再次和撤柜人员沟通时,已被对方拉黑。

值得玩味的是,前来收拾残局的并非七只考拉的BD团队,而是他们的外包车队。这是两家独立运营的公司。几天前,车队工作人员接到老板指示便开始行动。

据工作人员向铅笔道记者透露,撤站工作早在春节后便开始进行。据铅笔道同事回忆,也确实就在这个时间点,公司货架便很少补货,许多商品已临近保质期。记者随手抽验了三瓶摩卡味咖啡,保质期9个月,生产日期分别为2017年8月、9月、10月。

铅笔道记者曾联系七只考拉货架客服人员,但截至发稿前,对方没有给予回复。昨日下午2点07分,铅笔道记者打开七只考拉微信服务号,提交无人货架入驻办公室申请。页面显示,工作人员会在24小时内联系并安装货架。但截至发稿前(距离其时限只剩2小时),无任何进度更新,无任何工作人员回应。

事后,铅笔道记者向七只考拉的联合创始人单长江核实信息,对方通过微信回应:“公司没有倒闭,正常运营,但是方向有变化。货架业务是停了。”至于具体的调整,他称并不方便回应。

同时,铅笔道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七只考拉A轮跟投方经纬中国,对方表示这个项目不是自己跟进,不方便评论。而另一位经纬中国的投资人并未通过铅笔道记者的好友请求。

这几乎证实了几个月前七只考拉大规模裁员的消息。1月16日,一位自称七只考拉内部人员就表示:七只考拉已解散BD团队,“BD团队散伙,昨天团队吃了散伙饭。”而在社交平台脉脉上,也有用户匿名发布了相关信息,表示“七只考拉出事了,开始大裁员了”。

当时,对此消息单长江告诉铅笔道记者,此前媒体报道的裁员90%为不实消息,人员裁减是因为正在进行业务调整;另外,公司将会推出第二代智能货柜。

他的朋友圈里关于七只考拉的消息停留在2月14日。配图依旧是七只考拉logo,图片中小考拉似乎在微笑,配文节日快乐,生日快乐。

其实,网上撤架的消息在3天前就已传出。5月16日,在社交平台脉脉上就有匿名用户称:七只考拉怎么了?大厦的货架都被搬走了,不会是……

传言再次被证实,这是近期发生在无人货架赛道最频繁的事了。

争议中吸金30亿

一年前,赛道好不热闹。

2017年8月12日,果小美创始人闫利珉5年来第一次更新微博:hello world早上好,地址显示为北京首都机场T2航站楼。

2011年,他带领聚划算完成全年101.8亿元交易额,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占据了国内团购行业的半壁江山。他带着果小美回来了。截至9月4日,原聚划算的核心团队已经有三个人加入了果小美。自带光芒的创业者迅速俘获资本芳心,短短六个月完成4轮超5亿融资。

那是一段疯狂的日子,无人货架总是轻易触动神经。它的出生伴随着争议,那段时间铅笔道去采访其他赛道的创业项目,总是有人提出质疑:货损真的那么低么?但争议并没有阻挡头脑一时发热的创业者。

不几日,猩便利来了。业务还没开始运营,先拿到了超1亿元融资,光速中国领投、美团点评创始人张涛、天使投资人王兴等人跟投。

猩便利的掌舵者是素有中供铁军之称出身的吕广渝,曾担任大众点评首席运营官。阿里巴巴七年,他一路从从市场总监、城市经理、大区经理走上副总裁职位。百度百科介绍,其拥有丰富的线上线下运营及团队管理经验。

而他的伙伴司江华的工作履历和吕广渝如出一辙。阿里巴巴、安居客、大众点评,一直跟随吕广渝。

至此,无人货架两大巨头正面交锋。论吸金数目,双方不相上下;论股东豪华程度,双方几乎涵盖了大部分国内顶级VC。一时间,似乎不投货架,就要被创投圈out。

但在几个月前,创业者却没这么好命。友盒创始人陈恵鲁曾表示,“我有时候一天见5个投资机构,不是投资经理,是和整个团队谈。”但资方大多是只看不投。

风向说变就变。半年涌入30亿资金,在铅笔道采访过的无人货架创业者中,不少人感叹没想到自己撞上了风口,言辞中有要放手一搏的决心,也有按耐不住的兴奋。

那时候去采访,创业者们似乎统一了口径,货损不过20%。铅笔道清楚记得一位创业者特别诚恳,“既然别人都15%,20%,那我们也就是这个数”。

争议也一直伴随着。去年10月,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曾对无人货架做出了自己的判断:仅通过货架产品的出售来获取收入,办公室货架很难规模化盈利;无人货架既不是好项目也不是好生意;SKU少,而且过于标品,可能会是制约无人货架消费转化的一个瓶颈。

只是,溃败来得太快。被融资利好消息填满的赛道马上被负面消息充斥。

从挣扎到溃败

资金吃紧,收缩战线。北京地区被迅速裁到40人,技术人员裁得所剩无几。在办了一场冷冷清清的年会后,猩便利疯狂扩张的故事改为了精细化运营的说法。在社交平台脉脉上,有人匿名爆出七只考拉解散BD团队的消息。

阴霾挥之不去。恶性竞争,偷换点位,一鱼多吃的现象见怪不怪。KPI导向让行业乱象丛生,BD人员私下交易不是稀罕事。原本疯狂的补货速度开始渐渐变得缓慢。

风口变疯口只需200天。原本说好的不过20%的货损被爆出或许超过60%,隐瞒的数据终于水落石出。疯狂的扩张需要强大的运营和供应链支撑,猩便利被爆拖欠供应商欠款6个亿。

一直安安静静的果小美也在今年4月被负面消息缠身。果小美被爆因为拖欠货款被供应商封仓,原本商定好的融资阿里反悔,拖欠员工工资。闹剧开始上演。

经不住推敲的商业模式瞬间崩盘。“利润不到20%。铺一个点位的投入成本要2000元,运营成本要10元/天。他们(果小美)号称有10万个,日销100万,每个货架的销售额是10元?亏哪里去都不知道了啊。”

无人货架崩盘,似乎也在情理之中。在一位智能货柜创业者眼中,七只考拉应该是会倒闭的,“这个模式运营管理的要求太高了。”而即便像果小美、猩便利这样以往长于运营的团队似乎依旧没有逃过此劫。

一时间,从资本宠儿变弃儿。多位投资人向铅笔道表示,无人货架现在已经不看了,智能货柜倒可以考虑。

风口过后,一些项目已卖身。“我们已经贱卖了,现在转型做外卖TP这块了,你应该猜得到是谁吧。”也有一些项目上链了。4月28日,猎云财经消息称:友盒官方宣布将全面加入零售积分链RLS生态系统。其创始人陈恵鲁转载了这条消息,并称:终于上船了~希望能够率领沉寂的无人货架行业探索出全新模式与打法~求币圈练团老司机带着飞。

更多的无人货架开始想办法控制货损,讲述着智能货柜的故事。4个月前,七只考拉宣布研发第二代智能货柜,但至今尚未有产品。

或许,无人货架的故事就此画上了休止符。创投圈的故事仍在继续,只是下一次,这样趋之若鹜的跟风行为是否依旧会出现?

相关推荐